为何是湿脚,不是开心脚?

Town Planning

2016年2月份和3月份,全婆罗洲报纸头条是这样子的,Samarinda水灾扩散,Banjarmasin被水灾瘫痪​,西加里曼丹首都坤甸被闪电水灾突袭​,古晋中央医院因为水灾而进行疏散,美里​湿漉漉。

​有些人会想,这可能是上苍把一大盆水倾倒在婆罗洲!结果是糟糕的。南加里曼丹政府​颁布95个洪水易发区,13个地区与城市被指示做好防灾准备。Tabalong区内有25个乡村的大约1千840户人家被水灾波及。Hulu Sungai北部166个乡村的4千715户家庭被浸泡在水中,以及814公顷稻田被毁。

​西加辖区内的Ketapang、Landak、Bengkayang和Melawi的平均水深达1.5米。Singkawang和Sambas的水位更是达到2.5米,至少1万户房子被淹,迫使3万1千人迁往高地。2人死亡

​。

​中加里曼丹的Barito河水泛滥,淹没Banjar乡村,1万3千941人受影响,3千949户房子被水淹。在Hulu Sungai乡村,3千户家庭和525公顷良田被​淹没。

​在砂拉越,水灾迫使939个家庭的3千812人疏散。36间学校关闭,影响​3千678名学生。单单在州首府·古晋,就有506户家庭的2千306人被迫疏散​。

​社交媒体上​​多如潮水的评语、意见、投诉和指责。在今年一月至3月之间,汶莱、马来西亚和印尼​这3个国家​之间,​估计有20亿则资讯和相片​在互相交换​。

​每个人都有话要说,我们无需去明白每一个人发表的每则资讯和谈话。​基本上有3件事是有共同结论的。一)每个人都不开心,二)每个人都要一些人对这种几乎每年都会发生的灾难性水灾做一些事情,三)这种水灾越来越严重。

​一为古晋居民说:“我住在我的家35年了,旁边有一条小河,从来不曾发生水灾。去年他们在我家后边建了一个巨大的购物中心。今年我客厅的水位有半米高,这水灾的发生和购物中心一定有关系。”

​有许多事情是我们这些平凡人不知道的,但是这是我们知道的。水会泛滥,我们不能阻止,越多的水,泛滥越严重。在我们头上盖瓦,并不会让雨水变少,它只是从我们头上疏导去其他地方

​。在河中建堤坝,河流中的水还是一样多,它只是流到别的地方去。在河岸建防洪墙,让河岸看起来更整洁,但是一丁点都不能减少水量,它只是流到他处。

​这个基本的原则并不是科学家们新发现的,人类自古至今早已知晓的。因此,我们假设那些做城市规划的人全都知道这道理,并非不可理喻的,对吗?当然他们知道!所以,如果他们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城市还会遭受水灾之苦​?很明显的有一些地方出错了​。只有两个可能性来去解释可能那些地方出错了。

​第一个可能,我们婆罗洲的城市规划师面对一些他们不能解决的挑战。我们可以猜测不是规划上一些技术层面的问题,因为没有我们不能靠着工艺解决的。这是一件事实,人类在地球上占据主导地位的生命形态印证这点,而且可以去到月球,甚至更远的地方。因此结论是,困扰3个国家的城市规划师,这个未能克服的挑战,不是技术性的。请大家祈祷告诉我们问题在哪里?让我们找出方法解决这严峻的问题​。

​第二个可能是,尽管我们的规划师竭尽所能预测气候和降雨模式,有时还是会有突发和不能解释的雨量暴增。婆罗洲岛上大多数城市是超过150年的,因此我们没有做好准备,也因此水灾毁坏许多产业,农作物和我们的生活。

​我们平凡人不能说哪一个解释是对的。或者我们面对的水灾问题是2个因素组合造成的。无论哪个解释是真的,有一件我们可以确定的事,我们无需花大笔的资金,把婆罗洲发展为更适合我们居住的城市,免于水灾的侵害,如果我们不能保护我们的稻田,我们可能会挨饿,或者被能够提供我们食物的其他人统治。

united_kingdom_640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