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鸟类继续与我们交谈

auguryweb

中美洲的玛雅人认为,每个人都有一个动物伙伴分享他们的灵魂,你可以变身为你的动物伙伴。加拿大的海达人认为,动物是另一种类型的人,比人类更加聪明,能够把自己变身为人形。婆罗洲伊班人认为,一个全能的神派遣他的七个女婿,以鸟类的形态住在人间。

古老民族之间的信仰,强烈的受到他们周围所见所闻的影响。他们没有看到高耸入云的建筑物、或者体积庞大的船舰在海面上航行,又或者有光泽的金属物在天空中飞翔。他们看到的,是在一片永无止境的天空下的树木,山川与河流。他们看到不同形状和颜色的动物。他们看到动物生活在人类无法生存的水中。他们看到鸟儿毫不费力的在天空中飞翔,这是人类办不到的事。

我们不感到奇怪,早期人们必须对他们看到的事物寻找一些解释,为何他们周围的这些有生命的东西,能够及如何做到人类所不能做的事情。这些神奇的动物有些比他们大,有些比他们快,还有许多比我们人类更美丽。这些其他的动物一定是特殊的。也许他们真的是不同形状、颜色和大小的特殊人类。因此,这些动物成了神灵。

有关古代奇妙信仰的美好一面是,这些动物神灵通常是好的、仁慈和照顾我们的。这些森林里美丽的动物和人说话。牠们有时是通过巫师和巫医和我们说话,有时则是透过一些启示。有些动物也承载坏消息,像是启示你的房子有人即将死亡。许多文化共享猫头鹰的老故事,那头神秘的夜间鸟,以及牠的大眼睛、无声飞行和阴森恐怖的鸣叫声。如果一头猫头鹰夜里降落在你房子的屋顶,并叫了一声,这是不幸的。但我们却没有发现,夜间见到猫头鹰便要将牠猎杀的文化。为什么会这样,如果这种鸟会带来坏消息?人的本性不就是杀死那些会伤害我们,甚至威胁到我们家人的事物么?

古代罗马人有一种习俗,透过观察鸟类的飞行去解读启示、财富或预兆。这些“读鸟者”被称为奥格(Augers),是特殊级别的神职人员。我们从这些奥格获得吉祥的言语。我们的婚礼吉日,举行仪式的吉日,甚至修理房子、买车或成交一笔生意的吉日。虽然有关它的起源在时间流逝中失去了,我们今天仍旧会说,事情会好的,如果鸟儿如此说。这也适用于不吉利的日子。

因此,正如罗马神丘比特的旨意是通过鸟儿诠释,此处婆罗洲的伊班人的日常生活也是通过鸟类诠释。Sinalung Burung是全能神的名称,他的七个女婿是他在地上的信使。这七个使者帮助和指导人类。他们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是种稻的正确时机,以及打猎或去邻村交易的好时机。如果有疾病接近我们的长屋,使者们甚至会向我们发出警告。他们是善良和帮助我们的神。

我们也从奥格领受不吉祥的言语。这意味着庆祝任何事物的开始,可能是一个新的建筑,或者第一次到办公室上班,比如一位新的首相!看来即使在今天,我们仍然引用我们先辈的传统信仰,依照鸟类的青睐行事。

这对我们大家是一个相当尖锐的提醒,我们必须接受,或承认这一点,我们过去的信念继续大大影响我们现今的信念。在气候改变、森林消失的现今世界,和一年一度窒息的烟霾季节里,理解我们信仰的起源,如何可以改变我们的态度和做法?让我们承认这一点,在人类进步的名义下,我们几乎在每一个方面,在应对自然方面采取了糟糕的人类措施。我们是否应该向鸟类寻求一些指导?古老的神能否帮助我们有更好的理解和体会?

大自然是我们这么大的一部分,现在真的、真的是时候我们醒觉,并开始把事情做得更好。古老的鸟指导我们的祖先,至今没有停止过。牠们现在跟我们交谈。以前我们时常在花园看到的鸟类,现在大部分已经失去踪影。现今在我们花园的新鸟,是我们的父辈和先辈所不认识的。牠们告诉我们即将要来的事,但我们听见吗?我们知道牠们在说什么吗?我们是否希望现今有奥格告诉我们,这些美丽的神在向我们说什么?我们知道应该如何倾听吗?

united_kingdom_640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