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鹭的婆罗洲奇异之旅

Silently they come, unbeknown to most...

人类与动物到访婆罗洲已有5千万年的记录。这些访客都对这个岛屿留下深刻印象。一些生活了一阵子,然后死了,成为我们的过去,我们的历史。许多其他的留下来,演化成为其他物种,产生了新的物种,新的文化和新的语言,现在被鉴定为真正和独特的婆罗洲人。

对我们婆罗洲人而言,无论我们同意与否,沙巴的矮象是否在婆罗洲演化出来,抑或来自斯里兰卡,这些都不重要。同样的,不管伊班人、肯亚人或马来人,哪一个最先抵达婆罗洲,抑或源自缅甸或澳洲。这些争执,无疑的非常有趣。事实是,婆罗洲和世界上所有地方一样,是人类和动物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的结果,也是海洋上升与下降的结果。

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对于今时今日三个政府管辖婆罗洲这个岛屿,当我们得到新的资讯后我们该怎么做?时不时,考古学家在某处掘一个洞,或一些科学家在某处观察鸟类,发现新的事物,以前闻所未闻的,以前我们不知道的事。有时候...,只是有时候,这些新的资讯太戏剧性,整个世界开始讨论它。书信和电邮飞来飞去,询问应该对这一些新的资讯做些什么?

让我们探讨一个例子。2008年,一大群为数429只的黄嘴白鹭(Chinese Egrets),出现在砂拉越的红树林泥滩。这震惊了整个世界,因为黄嘴白鹭是世界上其中一个濒危物种,当时估计全球只有2千500只,全部栖息在韩国海面上一个岩石岛上。是的!太神奇了,整个世界的黄嘴白鹭只栖息在单一一个地方。

科学家知道,每一年冬天来到北方时,全世界的黄嘴白鹭分散在南中国海,在越南、泰国和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沿海过冬。每次它们被见到都是一只在这,五只在那,都是非常少量的,除了菲律宾中部,介于Bohol、Leyte和Cebu之间。在这里,一个细小的据点有数百只。

所有的报告和全世界的知识指出,菲律宾中部是黄嘴白鹭的主要过冬地。与韩国的岩石岛并列世界两大最重要地区。我们必须保护此物种以避免绝种。建议书提呈了,款项拨出了,专家聚集讨论拯救这种美丽的白鹭。

之后,意想不到的,我们发现婆罗洲岛上的白鹭,数量将近全球黄嘴白鹭的20%。没有人留意这个明显非常重要的地区。

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在2010年和2012年发起小型研究计划,并对整个婆罗洲北部的海岸线进行观察,覆盖砂拉越、汶莱和沙巴。研究确认,整个婆罗洲北部海岸线对黄嘴白鹭是至关重要的。几乎所有被统计到的白鹭都是黄嘴白鹭。几个非常重要的地区也被鉴定,从靠近古晋的巴哥—文丹海岸,到Rajang Delta—汶莱海岸。

争取砂拉越政府关注的努力失败了。没有人有兴趣。砂拉越已经疲于拯救人猿,沙巴同样的有犀牛和矮象。至于汶莱则是他人的辖地。加里曼丹东部海岸的黄嘴白鹭情况如何?也无从得知。

同时间,科学家都在研究韩国的栖息地,还有许多摄影师和观鸟者都集聚在那里。太多的人挤在岩石岛上,以至白鹭的数量开始减少。

所以,这是一个有趣的新发现,导致混淆和制造问题的一个例子。我们突然之间有了新的资讯,但却没有准备好去接受,或对它做出反应。我们不知道怎么去用它!或者政府不要知道新的事物去干扰已经铺排好的计划,或对它大做文章。观鸟者互相推挤以拍摄得奖照片,导致这些濒危物种更加的濒危。

为了各种理由,把资讯扣压下来是我们的一种罪过。有些时候,我们把得到的资讯保留给自己,为了我们自身的利益,以便不被破坏,无论是我们自己抑或我们的计划。有时候,我们保留资讯是为了保护其他东西,譬如不让人知道一株珍贵的胡姬花是哪里找到的。

奇怪的是,保留资讯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无论理由是什么。婆罗洲是一个岛,但并不是与世隔绝。总的来说,婆罗洲政府必须努力融入世界主流。婆罗洲岛上发生的事,将会影响其他国家。更重要的是,发生在婆罗洲的事将影响许多不是生长在此的物种。正如黄嘴白鹭。它们需要一个地方栖息,而它们正在失去。它们也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过冬。目前为止,婆罗洲还有这个地方。但是能维持多久?以及谁来确保这漂亮的物种继续存活在地球上?

united_kingdom_640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