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一条通往灭亡之路

hornbill2headswebv2

 

From the Editor: This article depicts the nature and impact of wildlife trade on wild species. Names and places used are fictitious.

这一切始于2011年,台北。徐先生正在与他的供应商会面。桌子上是一个极其精致的雕刻,灯光映照下焕发着橙红色。“我不买卖犀鸟角“徐先生边说边向后靠。“我的整个业务在过去30年一直是象牙”他补充说。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这个交易商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徐先生将投资100万美元建立一个网络,为他的工匠提供犀鸟角。如果成功,这个新的项目可以获利数百万。

徐先生坐在采购非洲和东南亚象牙行业的顶端,控制着收藏家、包装商、卡车司机和托运人的运输网络。他们可以从不同地方收集大量象牙,运到他在台北、上海和香港的仓库。从这些仓库,象牙可以卖给任何需要这种珍贵工艺品材料的人。徐先生是世界上主要的分销商,他的集团估计价值9亿美元。他是一个富有的人。

徐先生也是一个有难题的富人。象牙的供应越来越困难。价格上涨,他的许多客户走了。在台北的会议上,他被推荐一个新产品。他决定在市场上推出一种极高品质的新产品,开启了远在半个地球外,一只无辜的鸟儿走向灭亡的道路。

事实上,犀鸟角压根儿不是什么新产品。早在一千年前,第一批中国贸易商出现在婆罗洲海岸以来就有了。今天,犀鸟角是最昂贵的角。 犀鸟角基本上与象牙的材料相同,只是它更柔软,并且有颜色,不只是平常的乳白色,犀鸟角有深黄色和红色的色调。雕刻它,这个角看起来绝对美丽。没有其他动物有这种深色的角。市场价格高达一公斤6000美元,它的价值是象牙的3倍。

在台北会议后的3个月内,有个人从香港飞往雅加达,会见他的印尼商业伙伴。接下来的5天,他们在五星级酒店进行冗长的讨论,提出了一个行动计划。仅仅两个星期后,三个人从雅加达出发,飞往坤甸、巴厘巴板和班杰尔马辛。他们每个人在这三个城镇建立基地,在那里呆了3个月。

在接下来的一年,他们招聘中间人在加里曼丹的村庄之间放出风声,称有人愿意为头盔犀鸟(Helmeted Hornbill),每一头支付10美元。之后这些中间人雇佣一个人进出村子。他们使用巴士、汽车、摩托车和船只。他们航向婆罗洲各大河流,巴里托、马哈卡姆,卡普阿斯。 在这个辽阔岛屿的内陆,他们花时间与村民交谈。 “每个犀鸟头我将支付10美元,不要问任何问题。”“我每3个月来收集一次。“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可以打电话给我,如果你有可观的库存准备收集,比如说至少50头。“

消息很快传遍各个村庄,有人要买头盔犀鸟的头。得到10个头,就是100美元。好赚!额外的收入。当他们外出狩猎野猪和鹿时,如果遇到一个头盔犀鸟,嘿!这是值得去赚的奖金。

在各个村庄,人们很快就知道有人要买头盔犀鸟。到了2013年,估计有2000个犀鸟头送到徐先生在上海的仓库。2015年,6000个犀鸟头被追踪到送往中国的3个仓库,全部由徐先生的集团所拥有。每个犀鸟头只有约300克的犀鸟角。 10只鸟会给你3公斤角。 6000只鸟将生产1800公斤。 以每公斤6000美元的市场价格计算,这价值约1千零80万美元。

为了对这数字有更清晰的透视,我们加上中间人的薪金、运输成本,贿赂和其他将这些头从婆罗洲运到中国的相关成本,每个头的成本约150美元,或90万美元的成本去获得1800公斤犀鸟角,以便在中国销售和分销。相当不错的生意,你说是吗?

这个故事最令人饮泣的,就是头盔犀鸟本身。在婆罗洲、苏门答腊和马来半岛的逾十种犀鸟当中,只有头盔犀鸟有角!其余的只有空心角。虽然基本上是黑色和白色的鸟,一些的角有深黄色和红色,以及他们的部分羽毛有白色。这种颜色来自尾脂腺,也被称为尿臀腺。这个腺是在鸟的下背部,分泌黄色或带红色的油。就像我们使用油来保持我们的头发健康和整洁,鸟类以相同的方式使用这种油。

随着时间的累积,这种油吸收到犀鸟角里,并将它染成这些美丽的黄色和红色。这就是为什么犀鸟角有这些美丽的颜色。这就是为什么犀鸟角是如此昂贵。这也是为什么亚洲最美丽的犀鸟之一变得极度濒危。

徐先生的网络现在扩展到苏门答腊、马来西亚半岛和婆罗洲北部。在2015年,头盔犀鸟被列为全球濒临绝种的濒危物种。这意味着,如果不加以控制,目前的做法将导致这个壮丽的犀鸟在不久的将来绝种。

united_kingdom_640  英语

看这个帖子的人也对以下帖子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