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在秤上的商品

PangolinWebFileWhite

民间故事有许多关于弱者的故事,弱小但机智的动物超越较大和较不敏捷的动物。在马来和斯里兰卡民间故事,有一种小动物能够杀死大象,它只要咬住大象的腿,然后紧紧地盘桓在大象鼻子的尾端,令其窒息。噢!大象们请放心,这种所谓的大象杀手目前已经将近绝种,也不会让你窒息。

故事里的这只动物是马来穿山甲(Sunda Pangolin Manis javanica),也被称为有鳞的吃蚁兽。马来文称它tenggiling,印尼文称它trenggiling。它看起来有点像小型剑龙,一身有鳞的身体和尖头。它被归类为极度濒危动物。意既如果目前的趋势持续下去,有50%的机会此物种将会在未来的10年消失,而这是一件坏消息。

回说大象杀手的故事,极不可能穿山甲会去咬大象,考虑到它们根本没有牙齿。他们用肚子进食。他们有类似喉咙的肚子,可以磨碎食物。穿山甲主要食物是蚂蚁和白蚁,所以才会被称为吃蚁兽。他们用独特和神奇的舌头捕捉蚂蚁。它们的舌头比它们的身体还要长。它们使用这独特的长舌头达到昆虫们在地底下的窝巢。

和东南亚一带的人谈谈,从西爪哇山Sukabumi到吉兰丹北部的To’Uban ,他们回忆在一九九零年代,穿山甲还很普遍在村子的园地和附近的森林出没。晚上出去捉青蛙的人,每晚都会碰到穿山甲。这些人会告诉你,现在时隔6个月才会见到一只穿山甲。当然这完全是轶事,但却说明穿山甲的密度出现巨大的变化。

所以,这些非一般和受保护的动物出了什么问题?首先,在越南和中国有巨大的非法穿山甲肉市场,多数买家是有钱人。在东南亚,当一桩生意谈成后,就会摆上穿山甲肉食用庆祝一番。更甚的是,穿山甲鳞被用作传统药物,特别是治疗癌症或哮喘。根据估计,中国对穿山甲的需求量一年多达20万只。

因着需求的增加和供应的减少,穿山甲的价格在过去5年已经从每公斤250美元上涨至600美元。走私穿山甲的案例也随着增加。2013年,当局在一艘中国船只搜出多达1万公斤的穿山甲肉。类似的案例,2014年,当局在苏门答腊的棉兰搜出5千公斤穿山甲肉和77公斤鳞。此案例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穿山甲是在爪哇、苏门答腊、婆罗洲和其他地方捕捉,包括在森林地、沿着山脊蜿蜒设置低网来捕捉。当穿山甲在森林漫游时,很常就会被捕捉到。为了防御,穿山甲会卷曲起来,形状像一粒球,因此很容易存活和捕捉。

捕杀穿山甲肯定不是新鲜事。早在1949年,自然学家Edward Banks报告指出,单单从砂拉越出口到中国的穿山甲就有600磅。它们被制成 “马梳”,可用做一种马刷。

有趣的是,在印尼有一种认知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吉祥物是一只穿山甲。不正确,它其实是巴西三带犰狳,小名Fuleco。我们不能怪印尼以为犰狳是穿山甲,因为他们的外观非常相似。事实上,许多科学家也有一样的想法,有几个世纪的时间把穿山甲和食蚁兽、树懒和犰狳列为同一种类。

没有基因证实,然而,穿山甲的近亲是。。。食肉目(Carnivora)!对,它们与猫,狗,鬣狗有关。进化论再次搬出来,进化树一个分支衍生外观完全不同的动物。这是进化选择的力量。当你喂食蚂蚁而没有任何防御机制,显然的可以理解会长得像有鳞的球和尖尖的嘴。

所以应该做什么?一种穿山甲品种已经绝种,即亚细安巨型穿山甲,或称Manis palaeojavanicus。这真是一种大型的穿山甲,身长超过2米。它从爪哇和婆罗洲消失的时间大约是人类抵达的时期。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人类在此事件上扮演什么角色,或其他因素(比如病害或气候变化)扮演什么角色。不过作为其中一种最美味和最容易捕捉的动物,人类喜好野味的本性至少对此物种灭绝有一些冲击。

我们必须确保我们不会再失去另一种穿山甲。几年前,David Attenborough把穿山甲列入十大他欲拯救免于绝种的物种之一。这需要印尼和马来西亚,以及其他许多国家当局采取一些严肃的行动。在印尼,穿山甲是完全受保护动物,因此当局必须通过大量媒体宣导,让印尼人民知道捕捉穿山甲是非法和会遭到惩罚的。

united_kingdom_640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