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活烧死!

 

这个月是10月,年份是2015年。过去几个星期,我们被高蹿入云的橘黄色火焰的映像所震聂。我们城市的天际线是邻近建筑淡淡的轮廓。早晨醒来,喉咙干燥、鼻涕直流,口里还有烟的味道。报章上充斥部长的言论,讲述邻国正从各处派遣消防车和水炮飞机来回往返。数个国家通过紧急法律,互相指责的戏法正全面上演。又到了每年一度的时刻。。。婆罗洲森林又再着火了。

如同一出叫好又叫座的舞台表演,它每年上演。一些人坚持焚烧森林是一种习俗,而且也进行了许多年,而一些则对种植公司发出怒吼,这些公司把大片森林清楚掉,以种植经济作物比如油棕和造纸的槐树。

2个世纪前,一个邪教徒或者一个巫婆,会在城市广场中央,被捆绑在木头上,因着他或她的罪孽被活活烧死。那是一个大型的公开活动,所有镇民会在之前被通知焚烧的日子,以便他们可以安排时间,而不会错过。那是所有人的娱乐。令人不寒而栗,但被接纳为娱乐。

2个世纪后,这是不被文明社会接受的。可是。。。,当我们逛着本地冷气西药房,选购保护我们的口罩时,一头在森林中颤抖的鹿,已经在森林里奔逃了两天,它的肺在燃烧,还有累坏了。它没有一滴水好喝。气温非常高,它不断地吸进浓浓的烟,也不知道身处何处。这头鹿惊慌失措,恐惧如浪潮一波接一波侵蚀它全身。

突然间,卡啦!身旁的树被火焰焚烧断裂。它弹跳躲开,疯狂的朝着另一边厢灼热的火墙逃去。它的毛发着火,它的蹄踩在烫热的土地上,它的身躯开始溶解,视线模糊,它的肺吸进最后一口热气。。。。这头鹿停止跑动,扑倒在地,变成一堆烧肉。终于,一切都过去了。这头鹿不再害怕了,它化为灰炭,永远成为婆罗洲大地的一部分。 这头鹿的命运和成千上万只动物、鸟类、蜥蜴类、蛇和昆虫的命运是一样的。爬在树上的猴子被活活烧死,就像古时被烧死的巫婆一般。 豪猪躲藏在它们的洞穴被活活烧死。所有这些发生的事,没有任何观众观看它们的恐惧,灼热的痛苦与死亡。这些事情今年发生,去年也发生,以及去年的去年和去年也发生。

思绪拉到那不勒斯城,意大利南部海岸。在这里,两千年前,火山熔岩扫荡庞贝古城,吞吃所有生灵。庞贝居民被留存下来的遗体,被发现活活烧死在自己的家中,是这世界上其中一个最凄凉的景点。访客安静的站在庞贝博物馆,敬畏自然界的力量,另一方面在心中为为苏威火山的受害者默祷。

这和婆罗洲野生物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它们每年一度的大型死亡并不是自然现象,而是我们人类造成的。这是一项谋杀。而且是最残忍的谋杀。它每年重复发生。我们可能不会集聚欢庆他们的死亡,但是我们的漠不关心带出许多问题。

没有进行技术与政治辩论,为什么婆罗洲林火每年发生?难道真的没有办法阻止这场每年的野生物大屠杀?当我们把我们的孩子关在屋内逃避烟霾时,有没有想过那些被活活烧死的动物?我们有许多人支持善待动物机构,在社区灌输同情与怜悯动物的心。现在,我们应该为这些野生物发出呼吁吗?如果我们不说,那些熊和鹿肯定也不会。它们不能。

为那些不能在报章上发表心声,不能通过面子书向您发出求救讯息的发声。他们不是沉默的死亡,我们不能蒙蔽我们的良心,我们必须知道,他们死在恐惧和痛苦中。它们是被活活烧死。

 

united_kingdom_640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