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一般的婆罗洲须野猪

PigWebFileWhite

婆罗洲岛上什么动物或植物品种最重要?这要看你问谁这个问题,你肯定会得到截然不同的答案。木山老板会说婆罗洲的巨大硬木最重要,因为一颗可以买一间房子。油棕园主会回答说油棕树。澳洲和欧洲人可能会说“人猿”,因为它是高濒危物种,许多人担心其存活。

但若询问一名土著伊班或肯亚人,他们最可能回答说是野猪。在婆罗洲岛上的野猪只有一种品种,叫做须野猪,这是因为它们突出的胡须的关系。它们可以长到100公斤,大的体长6尺,还有长长弯曲的獠牙。须野猪只生长在婆罗洲、苏门答腊南部,以及马来西亚半岛东南部。

有趣的是,须野猪会做一些其他雨林物种会做的事:它们会远距离迁移。正如非洲的斑马群,每隔几年,成千上万只须野猪爆走,在婆罗洲森林里穿越移动 - 婆罗洲最壮观的自然现象之一。其中一次类似的迁移是在1935年,记录如此形容:“为期五、六个星期,从六十到一百英里以外,有一条稳定移动的野猪群川流不息,一些孤自,一些家庭有七八成员,许多一伙十五至三、四十,偶尔一队估计约两百。这些猪从何处来,往何处去,无人知晓。”

依据宗教,猪可以相当不洁,或完全美好。当然,婆罗洲的非穆斯林群体一直非常依赖猪作为肉类和其他产品。一项在印尼婆罗洲边境进行的研究记录到,在21个月内,这个偏远乡村猎到707头猪。另一个村子一年捉到429头猪,总重量占了村民猎到的所有动物的81%,大约30公吨重!

对于数百万婆罗洲人,在数千年里,须野猪是他们最重要的肉类资源。这可能会改变。根据全婆罗洲一项调查显示,森林里猪的数量似乎在减少。大规模的迁移似在婆罗洲部分地区完全绝迹。相信今时今日,大部分的须野猪群数量是很少和定居,意即它们住在一处。

我们不知道什么导致猪数量减少。须野猪吃大量龙脑香树的种子,这种树受到木材公司的热烈追捧。随着这类树大量消失,猪的食物资源可能减少。同时,打猎也对猪的数量造成压力,而且一直都是,高度的。

猪的数量减少,令许多人感到担忧。如果估计婆罗洲岛上4千个主要非穆斯林村子,平均每年捕捉300只猪,每只50公斤肉,市价每公斤10至20令吉,那将是一年6亿至12亿令吉的免费肉。如果这些肉没有了,人们就必须在市场上购买其他的肉,用现钱买。在贫穷的村子,钱经常是缺乏的。猪只数量的减少因此将影响人们的营养和健康。

许多村民意识到猪在他们生活中的重要性。事实上,和这些人谈猪,远比跟他们谈人猿容易。试着在长屋谈论人猿,你会看到长屋居民闷到睡着,或者话题会在几分钟内转换。开始谈论猪,三天后他们仍有新故事告诉。

须野猪被称为一种文化的关键物种。它们在许多人的生活中扮演关键的角色。当我们迈向21世纪,须以一个保有它所有的文化属性不变和蓬勃发展的婆罗洲。须野猪不能被忽视。我们需要更了解这个美丽的物种,以便继续从它们的存在受惠。我们需要对它进行科学研究。我们也需要管理猪的数量。有许多方面我们可以管理野生动物,比如说猪。我们可以指定打猎周期和地区,以及划定禁止打猎区。

除非我们认为当地社群能够自行发展和实施此打猎管制,此方案要求来自政府的政策支援。不幸的是,婆罗洲岛上的政府普遍上不太关注猪,可能是宗教原因?无论如何,必须采取行动以确保婆罗洲的须野猪继续存在这里,为了婆罗洲人的福利。

united_kingdom_640English